未分类

swag交换圣诞礼物小猫咪

Posted on

秦风现在很懵,真的很懵。

尽管他的接受能力一直很强,但面对此时此景,还是忍不住的满脑子浆糊,甚至都忘了自己是谁。

主要有几点。

一,他现在不着片缕,然后还被一个绝世美女居高临下的看着,莫名有种诡异的感觉。

二,这事情太邪乎。

说他是常云曼命中注定的仇人,秦风兴许还好接受一些,毕竟在此之前他有过心理准备,可结果,现实里他却是常云曼的心上人!闹啊!我秦风扪心自问,有时候的确是挺幸运的,但也不至于幸运到……老天爷直接给我安排这么一个极品美人,当我命中注定的眷侣吧?

说实话,秦风对常云曼是没什么想法的,至少在看过她的真实面目之前,是真的没啥想法……可事到如今,他居然要被迫的有想法了?

人都把话说的很明白了,从今往后,就是他秦风的女人了啊!那这要不要接受呢?

能不能拒绝啊?

毕竟就现在老秦家的规模,秦风都很不省心,一个不小心就是扶腰行走,要是再添一两个常云曼这等尤物,几十年后,岂不就是老来望啥空流泪了?

可要说一口回绝……心里是有点觉得可惜呢!秦风心思正凌乱着。

站在深坑之旁的常云曼,则是困惑出声“秦风,你在想什么呢?

眉眼弯弯甜笑美眉表情可爱清新写真

我们终于相认了,难道你不开心吗?”

秦风惊醒回神。

“呃……”一阵语塞,秦风想实话实说,但看到常云曼那一脸欣喜的样子,想了想,他说的还是比较委婉“那啥……曼曼啊,咱们先不谈什么情情爱爱的,咱先捋捋啊。”

“捋捋?”

常云曼微微皱眉“捋什么?”

“当然是捋这个事情啊!”

秦风瞪眼道“简单说,就是你所谓的这个心上人,靠不靠谱啊?

为什么你会有心上人的说法?

我长这么大都还是第一次听说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我总得先知道吧?”

“嗯……有理。”

常云曼怔怔点头,随后笑着道“那你随我来,我给你看一样东西,你自然都明白了。”

说着,常云曼便转身,就欲往木屋回去。

秦风一急“等等!”

常云曼顿足“怎么了?”

秦风蜷缩在深坑中,低头看了两眼自己,满脸尴尬“那啥……你能不能先给我弄一身衣服?

只有一件裤衩也行……”说出这种话的时候,饶是秦风的脸皮子,都有些招架不住。

太特娘的丢人了啊!活了小半辈子,类似于这种情况,秦风只出现过两次,一次是在几个月前的羊城体育馆中,一次就是今天。

两次,都是因为常云曼。

相比较之下,这次无疑是更为羞耻,毕竟上次秦风跑路及时,而且是让安知雅送衣服,在她面前丢人不算丢人。

但这一次,常云曼姐妹俩,看见了!!造物弄人,冤孽啊!!更欺负人的是什么?

更欺负人的是……常云曼回眸望了秦风一眼,竟是不以为意的说“我这里没有合适你的衣服呢,不过也没什么事情,反正你是我的心上人,你我之间也不需要避讳什么……你就这样跟我相处,没什么的。”

秦风“……”常云曼你大爷,老子明明还没有答应你好吗?

钓凯子不是你这样钓的,你这摆明了是耍流氓啊!奈何,常云曼两个女人生活的地方,想要给秦风找块遮羞布,着实也是不太容易的事情。

目光一转,秦风只能说道“那……那你让霜儿这就去城里一趟,给我买套衣服,买好一点的……你们掏钱。”

“行。”

常云曼倒是豪爽,旋即抬眸看向那还满脸呆滞的霜儿,出声吩咐道“霜儿,去给秦风买一身衣服,买贵的。”

武林神女就是豪横,就是有钱。

毕竟,正阳宗麾下的世俗界家族还是挺多的,相比较起隐龙的人,他们实力上差了不少,但经济上却好了太多。

钱,只是一个数字而已。

“哦,哦哦……”霜儿闻声回神,最后怪怪的看了秦风一眼,也是没墨迹,小跑着便去开车进城。

秦风暗自松了口气,少了一个霜儿,就剩下常云曼一人,无疑是会好不少。

给一个人看,总比给两个人看要体面吧?

“现在好了吗?”

常云曼望着秦风问道。

“差不多了。”

秦风汗颜,扯了扯嘴角,终于是红着脸起身,纵身跳出了深坑。

他的双手,一直捂着,动作姿态狼狈极了。

常云曼看了秦风两眼,嘴角不觉露出一抹舒心的笑意,

也不知道是觉得这样的秦风有趣,还是因为证实了心上人,开心未去。

秦风心里默默弄了常云曼一百遍,一百遍!!紧接着,常云曼便带着秦风进了木屋。

木屋中很是简约,一个厨房,两个卧室。

秦风进了常云曼的卧室,前脚刚进,浓郁的清香便扑面而来,撩拨人心,堪称致命。

秦风咧了咧嘴,总有一种进了贼窟的感觉。

进了这屋,万一常云曼脾性大发,二话不说的对他胡作非为各种欺负,那他是接受呢,还是假装矜持反抗一下再接受呢?

可惜,常云曼是真的仙,压根就没那方面的打算……领着秦风进卧室后,常云曼翻箱倒柜,很快,便找出了一本泛黄的老旧谱子。

“喏。”

常云曼将那淡黄色的谱子送到秦风面前,微笑着说道“你我之间的机缘,在这里面,有着最详细的解释。”

秦风愣了愣,低头看了一眼,看到那黄色谱子封面上,写着四个已经淡化的古拙大字。

金童玉女。

很熟悉的几个字眼。

秦风想打开看看,但发现自己并不方便,便出声道“你能把里面的内容念给我听吗?”

“啊?”

常云曼一愕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……”秦风欲言又止,这种事情,亲口说出来太羞耻了。

咬了咬牙,他终归还是放开了最后的一道防线,自己动手接过那谱子,然后翻阅了起来。

常云曼不经意的低头一看,瞳孔不禁一缩,感觉……好可怕的秦风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