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界面和小草一样的

Posted on

,最快更新教父的荣耀最新章节!

“方觉先生,要不要加蜂蜜?”

“噢,千万不要放。”方觉摆摆手说,“最纯粹的马黛茶就好,我喜欢原味。”

方觉和瓜迪奥拉聊天,看着自告奋勇、亲自下厨招待方觉、忙碌个不停的苏亚雷斯,两个人都笑了。

“谢谢,方觉先生。”瓜迪奥拉真诚的说。

现在可以说是苏亚雷斯最‘声名狼藉’的时候。

很多此前也有意苏亚雷斯的球队,有的悄然退去,有的也只是偷偷摸摸的问价阿贾克斯,想要捡个大便宜,并不敢公开。

方觉竟然亲自来到阿姆斯特丹,亲自来苏亚雷斯的公寓看望。

这种公开看望行为,就是对苏亚雷斯最大的支持和力挺,非常非常非常宝贵。

用雪中送炭来形容,一点也不为过。

这也是苏亚雷斯非常感动、兴奋不已,主动下厨招待方觉的原因。

……

活泼可爱的女生质灵动清纯美女图片

三杯热气腾腾的马黛茶。

几碟点心。

水果沙拉拼盘。

鱼子酱汉堡包。

“烤箱里还有牛排,一会就好。”苏亚雷斯说。

方觉丝毫没有客气的意思,吃的喷香。

“维拉在今天此前曾经向阿贾克斯再次送出报价,这件事们也知道了。”方觉说。

“为了避免引起误解,有一点需要解释一下。”

“俱乐部向阿贾克斯施压,要求降低转会费,只是商业手段,事实上,我非常清楚,那些报道都是谣传。”

“阿斯顿维拉是一个非常注重俱乐部正面形象的俱乐部,在这种情况下,维拉愿意就转会事宜继续谈判,这本身就说明我们相信苏亚雷斯。”

方觉看着苏亚雷斯,“我相信,路易斯。”

“谢谢,谢谢,先生。”苏亚雷斯的声音都哽咽了,小伙子感动坏了。

在这种时刻,方觉毫不避嫌的主动看望,做出本不需要做出的解释,这让身处‘严寒’中的苏亚雷斯感动不已,乌拉圭小伙子感觉到了火一般的温暖。

……

“方觉先生,就这么来了,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吧。”瓜迪奥拉提出自己的担心。

国际足联明令禁止俱乐部在转会中私下里接触球员,方觉此举确实是会引起麻烦的。

“我本来可以不过来,打电话沟通也可以。”方觉微笑说,“不过,我想了想,应该过来。”

“放心吧,不会有麻烦的,在来之前,就在两个小时前,按照我的要求,维拉紧急和阿贾克斯进行了沟通。”

“我们加价200万英镑。”

“阿贾克斯也接受了1800万英镑的报价。”

“从俱乐部层面,转会谈判已经达成共识。”

苏亚雷斯露出惊喜的表情。

他没想到谈判进展这么迅速,这让他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。

同时更多了很多感动。

就为了能够合理公开会面,方觉眼皮不眨的提高了200万英镑的报价,还连夜从伯明翰赶到了阿姆斯特丹。

要知道,就在明天,阿斯顿维拉就有一场焦点比赛,联赛第一名阿斯顿维拉对阵联赛第二名曼联。

这场比赛对阿斯顿维拉非常重要,不仅仅是因为这是价值六分的联赛第一名和第二名的争冠直接对话。

还因为,如果阿斯顿维拉本场比赛不输球。

阿斯顿维拉就将打破阿森纳的49场不败纪录,就将创造英格兰顶级联赛史无前例的50场不败纪录!

在时间如此紧张的情况下,方觉能够连夜抽时间来看望苏亚雷斯,真的非常让人感动。

也就是苏亚雷斯是男人,这要是小姑娘,肯定被感动的脱光了投怀送抱了。

……

“路易斯现在需要支持,所以,我就来了。”

说着,方觉看着感动的苏亚雷斯,拍拍肩膀,“一起都会过去的。”

他随意的拿起鱼子酱汉堡包,吃了一口,“唔,这味道,也许是第一次吃这种,虽然怪怪的,但是,仔细品了品,别有风味。”

牛排烤好了。

方觉毫不见外的大快朵颐,夸赞苏亚雷斯的厨艺好。

苏亚雷斯看到方觉喜欢他家乡的特产,非常开心。

离开的时候,苏亚雷斯将家里的马黛茶、鱼子酱的存货搜刮一空,塞进了车子的后备箱。

方觉没有客套推辞,甚至直言,要是自己的嘴巴被养刁了,以后想要吃这些,就找苏亚雷斯要。

乌拉圭人非常开心,拍着胸脯说,以后方觉的马黛茶和鱼子酱就交给他了,敞开供应。

记者们惊讶不已,他们暂时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之前一直躲在公寓不露面的苏亚雷斯,竟然‘敢’出门了,而且看表情和脸色,比之前好了不少。

“方觉教练,这是私下里接触……”

“方觉教练,请问是以什么身份来见苏亚雷斯的?”

面对蜂拥来的记者,方觉双手压了压,示意安静,“维拉已经和阿贾克斯就苏亚雷斯的转会达成了共识,所以,我来路易斯的家里拜访,不存在任何问题。”

……

“方觉先生。”一个记者大声喊道,带着质问的语气,“阿斯顿维拉为什么要引进这么一名劣迹斑斑的球员?难道不认为像是苏亚雷斯这种球员,完不应该出现在球场……”

“这位记者先生,请问是?”方觉问。

“奎恩.奥利奥。”

“奥利奥先生,我听说有虐待妻子和孩子的恶劣行为,甚至还会隔壁女邻居有奸情。”

“不,我没有,这是造谣。”奥利奥立刻炸毛了,“有什么证据。”

也难怪他着急,虐待妻子孩子,特别是虐童是重罪,这要是被人误解,会给他带来极大的麻烦。

至于所谓的奸情,这个他倒是不担心,这是风流行为,很正常的啊。

“看,也知道问我要证据。”方觉摊开手,“那么,请问。”

方觉看向众多记者,面对摄像机和话筒,“们说路易斯此前就有咬人的前科,说的就好像是他们是一个神经质的劣迹斑斑的恶棍一般,那么,我也请问,证据呢?”

不等记者开口,方觉就继续说,“不要给我说那个什么小网站的报道,还有几个自称是正义使者的球迷的帖子就是证据,这种证据完是无效的,任何人都可以提供,甚至如果我愿意的话,我对谁不爽,都能随便找个网站弄个新闻,或者发个帖子,因为,造谣是不需要成本的,特别是网络谣言。”

“我不会做这种事情,很多人也都是绅士,不会做这种事情。”

“但是,不能指望所有人都和我们一样是绅士,是君子,是诚实的人。”方觉说。

“现在是网络时代,有一句很著名的话,叫做,永远不知道网络的另外一端是一个人还是一条狗。”

“这也可以理解为,永远不知道制造新闻和发帖子的人,是出于好意还是恶意,是有证据的发声,还是恶意造谣。”

“就比如说发生在路易斯身上的这件事。”方觉指了指苏亚雷斯,“完是没有任何证据的造谣,但是,竟然就这么传播开了,造谣的人随便说些什么,造谣是没有成本的,但是,却给当事人造成了难以形容的恶劣伤害。”

“有一个词语,可以用来形容这种事情。”方觉表情无比认真、严肃,“网络暴力!”

“是的,网络暴力,路易斯就是这一次的网络暴力事件的受害者。”方觉用力挥了挥手臂。